读完《吴冠中画语录》,听到大师离去的消息

  中午,刚刚读完《吴冠中画语录》,打开雅昌艺术网,一条消息令我震惊:吴冠中先生于6月25日23点57分在北京医院逝世!这几日网易邮箱里的新闻全被“世界杯”覆盖,得知这个消息竟然已经是7月1日了。


  “凝视着吴冠中的一幅幅画作,人们必须承认这位中国大师的作品是数十年来现代画坛上最令人惊喜的不寻常的发现……”(《国际先驱论坛报》艺术主管梅利柯恩)初次看到吴先生的作品就是这样的感觉。


  我没看过吴先生的原作,了解他的作品多是在他书中插图和画册里。尽管如此,他的作品仍给我深深的震撼——那是一种全新的艺术语言,可以独步中西的艺术语言。我曾接触书画艺术,深知要达到这样的高度,个中艰辛非常人可以想象——为凝铸那个艺术符号,艺术家需要投入的一定是整个生命!


  欣赏吴先生的作品常常给我的教育探索带来许多灵感,那些作品让我进入一种全新的意境,感觉时时被激发,心灵异乎寻常的自由,潜能也被充分唤醒,平时不能的这时就能,平时想不到的这时就突发奇想、异想。真的艺术是让人回到生命的自由状态。


  忽然想起,我买到《吴冠中画语录》一书,正是吴冠中先生去世的第二天。


  那天,我应邀飞赴贵阳,准备次日在财经学院做教学报告。下午,飞机经停郑州新郑机场时作短暂停留,我在机场书店徜徉,看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吴冠中画语录》一书。只有一本,挤在其他书中并不醒目,随即买下。上了飞机就读起来,一直读到降落贵阳。下榻酒店之后,不觉得累,还是想读那本书。于是,把包一放,坐在茶几边,把随身带着的明清玉质文带摆在茶几上,拿出书来接着读。


  外面是山,风从窗子吹进来,凉爽宜人,书中的思想更像一股清风吹进心里,我感到一次次被吹醒,被唤醒,便在书眉页脚记下许多感受。快吃饭了,还不忍放下书,就联系前台把饭送到房间,边吃边读。当时哪里想到,吴冠中先生就在十几个小时之前离开了他热爱的这片土地。


  我想选录书中数语,和各位好友一起再次感受他的思想,以此作为对吴冠中先生的纪念。


  【谈抽象与形式】


  ·我自己作画,一向探求形式之美,但同时竭力追求意境,这是诗与画的邂逅吧,自己并未分析。晚年作画,意在笔先,童言见真。石隙野草,荒山浓妆,萍踪浮游……事事不关心,事事关心。心象入画,江山留与后人愁。


  ·大自然永远在诱惑我们,启示我们,嘲笑我们的保守、固执和偏见。


  ·“笔墨”误了终生,误了中国画的前程,因为反本求末,以“笔墨”之优劣当做了评画之标准。笔墨属于技巧,技巧包含笔墨,笔墨却不能包括技巧,何况技巧还只是表达作者感情的手段和奴才。


  ·能品评丰富与繁琐,单纯与单调之区别的观众并不多,这是社会审美水平的标尺。


  【谈传统与创新】


  ·说来很简单:既学习传统又吸取外来。但只怕传统没学好,不识爷爷真面目,不肖子孙!对外来的也并不懂,假洋鬼子!


  ·我赞同在大力倡导创新的同时,还要提倡“厚今薄古”的观点。


  ·传统,是维系祖孙的一条无形的线,如传统成了愈积愈厚的板,必将压死子孙。


  ·父母生了一群子女,有个别长的像父母,但大都并不像,这不是坏事,要紧的是比父母更强壮,更智慧。


  ·我们在传统中获益的,是启发;我们在传统中失足的,是模仿。


  ·靠保存旧遗产岂能保存民族风格?民族风格只能存活于创新。


  ·当代之事,立足当代,重在创造新生,新生不一定从继承中来,因未来是未知。


  ·今人不识古人字,今人不住古人屋,是发展的结果,进步的必然。不断发展,不断遇挫,不断失误,但发展、创造永远是开拓者,是时代的主流,这就是传统。


  …………


  大师的话是一股股清风,吹拂着我们,吹醒了我们,让我们在思考中前行。


 

学生们的“瓜瓜”老师:李卫东

学生们的“瓜瓜”老师:李卫东 
北京晨报      记者 郑姝


  “我的幸福感来源自我的工作场所,来源自我一批批可爱的学生们。当我忘情于课堂之中,与孩子们自由的生命呼吸混融在一起的时候,当我付出的所有辛劳和期待换来孩子们一点一滴的进步时,当我凝望着探视母校的学生们一张张绽开的笑脸时,我感觉到:我,是一个幸福的人。”这就是李卫东的幸福指数。


  李卫东是师达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是个山东汉子,他中等个子,体形端正,从头至脚都充盈着健康的感觉。在同学们的印象中,他长着一副慈祥善良的面孔。颧骨稍高,眼睛不大,高高隆起的鼻梁就像是山东境内的泰山,给人以“平原拔地起”的感觉。额头和脸颊间偶尔点缀几颗“青春痘”,提醒着他“青春”尚未结束。就是这样的一位老师,曾获首届“语文报杯”全国中青年语文教师教学大赛一等奖,公开发表各类文章一百余篇,出版教学专著《李卫东讲语文》(语文出版社)。担任学校语文学科组长、备课组长,连续四年执教毕业班,所在年级语文学科平均成绩均居海淀区最前列。


  在十多年的从教历程中,李卫东赢得了无数学生的掌声,学生们爱他,因为他讲课顶瓜瓜,于是给他起了一个“瓜瓜老师”的爱称。


  李老师的性格和善


  李老师性情和善,在课堂上,他不断用他那略带山东口音的普通话重复着:“别以为我不会发火,我要是生气了也要批你们的。”但是他至今从没像他说的那样愤怒过。他总爱露出他那特有的笑容,学生们总愿把他当成朋友,经常会和他开几个玩笑。有时,玩笑会有些过分,因为他毕竟是长辈,可好在他并不太计较。


  李老师是学生公认的好老师


  他对待工作从来是一丝不苟,认真负责。在教学楼中几乎每晚都会看到李老师的身影。


  李卫东是个软脾气,这让他招来了同学们的好感。已经惧怕了中国传统教育的严厉与批评,这种“和蔼教学”使他们感受到了亲切,也增加了对语文学习的兴趣。上语文课成为了同学们一整天学习的中转站,因为在这里有真正的“快乐学习”。


  李老师能把差班变好班


  李老师能把让老师们都头疼的班级变成成绩名列前茅的好班,他就是有这个本事。曾经有一个班的语文老师被气走了,而且这班的语文一直起色不大,大家的学习重心也都是放在数学,语文一直是被冷落的孩子。李老师的出现扭转局面,使这个班的语文有了质的改变。


  “我将同学们的作文放在一起,做一个班刊,也是促进大家作文水平的提高!”这是开学伊始李老师的提议。因为自己写的作文要刊登在班刊,要给大家看,同学们的热情度都很高,而且都十分的认真。班级的美文越做越好,逐渐有了封面,有了目录,有了同学之间的评点,美文就像被精心养育的的孩子。在这期间,同学们也发现了写作的快乐,被人欣赏的愉悦,看他人作文的享受,和被人评点的兴奋。不经意之间大家的注意力也开始有了些许的变化。语文成了这个班级最期待上的课。


  李老师是个幽默的老师


  学生们很爱上李老师的课,因此,对他的关注度也是越来越深。在宿舍,晚上熄灯后总会流传语文老师的逸闻趣事,也同样把这种愉快的气氛带到了课堂上。


  他喜欢跟学生们说“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这是对答题写作的要求;也会给他们说“做题有三个意识——要点意识、原文意识、整体意识”。对于那些审题粗枝大叶的同学还会风趣的说“要咬文嚼字啊,你的牙口还不好,要好好补牙!”;每当分析人物的性格时他总是不忘提醒“人是复杂的,所以要立体的去看。”孩子们喜欢这样的幽默的语言,也喜欢这样的老师。


  李老师是个敏感脆弱的老师


  在学生的心中,李老师是脆弱敏感的,他会因为同学把考的不好的卷子揉成一团而担心那同学有自杀倾向,会因为同学的不经意的话而伤心、疑虑好久……


  同学们很喜欢这样的李老师,在某届学生毕业留言手册上有这样一段话:“老师你知道吗,我们因为对你的热爱给你起了‘瓜瓜’的爱称,虽然你不一定喜欢,但这也是我们表达爱的一种方式。我们会永远记住‘瓜瓜’,记住我们的语文老师,敬爱可爱的您!”